历史

1980年代初,机械工程师 John Russell (约翰·拉塞尔,公司的中文名字“锐速”就是来自他姓氏的音译)是蒙特艾莎矿业公司(MIM)铜选矿厂(当时是一个破碎、棒磨和球磨磨矿厂,其下游则是浮选段)负责维修的公司职员。

这个铜选矿厂年处理500万吨地下开采的高品位黄铜矿石。当时约翰对磨机衬板和选矿厂年处理量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观察。衬板使用寿命的终结决定选矿厂的停机日期和整体维修计划。更换磨机衬板的时间长短决定整个停机时间的长短。

磨机换衬板当时是高强度体力活动,危险而又非常耗时。当时的愿景是磨机换衬板过程的全面机械化,缩短换衬板时间,缩短整体停机时间,提高选矿厂利用率,提高矿场效益,与此同时大幅度改善工作环境的安全性。

锐速矿业设备公司(RME)成立于1985到1986年间,其公司徽标是一台磨机的横截面图形中含着“RME”三个字母。1990年前,RME由一个三人团队组成:两名机械工程师皮特·鲁比和约翰·拉塞尔,以及绘图员道格·尼尔德。

RME的第一台磨机换衬板机械手,一台锐速6,于1990年8月在MIM的铅锌选矿厂棒磨机上进行了调试。

这台锐速6带来的直接效果是棒磨机的换衬板时间从44小时缩短为24小时,采用的是12小时/班的两倒班方式。

RME随后制作了一个有关这台锐速6的推广视频短片。这个短片令西部矿业公司(WMC)的工程师们印象如此深刻,以致RME被选中为西澳大利亚新的莱恩斯特镍矿项目设计并提供一台RME磨机换衬板机械手。

这台巨大的锐速7磨机换衬板机械手于1992年调试运行,至今仍在继续为莱恩斯特的32英尺直径半自磨机提供服务。莱恩斯特的锐速7是从未有人尝试制造过的第一台大提举能力衬板放置式磨机换衬板机械手。RME知道当时这是世界上任何类型中提举能力最大的“衬板装卸机”,能够提举重达2500千克/5500磅的衬板。

那台为MIM设计的小小的锐速6磨机换衬板机械手促动RME去拍摄一部短片。

那部短片又使RME赢得了莱恩斯特锐速7磨机换衬板机械手供货合同。莱恩斯特的锐速7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向全世界表明磨机换衬板会被改善到什么样的程度。

承包磨机换衬板工作的团队对于衬板放置概念全然没有经验,开始时对充分发挥锐速7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全部潜力犹豫不决。最终,RME承诺锐速7能够在磨机内的任何位置提举和准确放置重达2500千克的衬板。

锐速7的坚固耐用成为了一种启示。

随着对锐速7可靠性信心的增长,这些磨机换衬板团队开始进行衬板放置实验。此后他们就一往直前。

如果说锐速7使磨机换衬板过程开始引人注目,那么于1997年首次推出的霹雳无后坐力冲击锤则使磨机换衬板过程大放异彩。

使用霹雳无后坐力冲击锤进行旧衬板卸除实现的快速、可靠、安全继之以锐速7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带来的快速、可靠、安全的新衬板安装。正是这些掌握在磨机换衬板团队手中的必要工具,使传统的磨机换衬板停机时间得到大幅度消减。

1999年在南美智利的埃斯孔迪达铜矿进行了一台大型霹雳无后坐力冲击锤(现在以霹雳1500无后坐力冲击锤知名)的组装调试。最棘手的半自磨机出料端螺栓在这种力大无比的冲击锤发出的无情威力下终于屈服了。

在2000年以前,锐速7衬板放置型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就已经成为行业标准,衬板放置方式在大型磨机应用上成为共同的行业标准做法。霹雳无后坐力冲击锤和锐速7磨机换衬板机械手的组合夯实了RME磨机换衬板系统的基石。

RME的磨机换衬板系统有效地将RME诞生前的磨机换衬板时间降低一半。RME工程师们注意到,与磨机换衬板过程相关的其它工作流程会影响磨机换衬板的整体效率。

作为回应,RME开发了范围广泛的动力型给料槽底座和动力型给料槽托车。这些设备大幅消减了给料槽移走时间,并根除了一些此前危险的作业惯例。

2004年,RME雇用埃斯孔迪达选矿厂前厂长斯蒂芬·基特尔,一名冶金学家,在全球多个矿场对运转中的RME磨机换衬板系统进行详细的时间和动作研究。

研究证明,新衬板的最终安装,特别是难于放置,位于磨机深处的出料端衬板,如提升条的安装,仰赖于操作员的技术,而操作员技术水平的差异是非常大的。RME通过两种方式对此予以解决:技术方案是锐速8磨机换衬板机械手的研发,额外的一轴(第8个轴)有助于进行这些难于安装的衬板的直接插入。

操作员的技术问题通过与南昆士兰技术和继续教育学院(TAFE,一家注册培训机构)共同开发有关RME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和RME霹雳无后坐力冲击锤操作的特别培训课程得以解决。毕业生可获得昆士兰州政府颁发的操作这两种RME技术设备的证书。

基特尔的“时间和动作研究”也揭示出旧衬板被从磨机筒体打落后,将其从磨机料面提起所需的时间。这种对真实情况的洞悉导致了澳星旧衬板起吊工具系列产品的研发。

每块衬板节省一分钟听起来并不起眼,但对于一台装有300多块衬板的球磨机来说,所节省的时间就达五小时之多。澳星工具牛刀小试就取得了这一成果。

基特尔“时间与动作研究”第三项对真实情况的洞悉是将霹雳冲击锤从一个衬板螺栓移到另一个衬板螺栓所需的时间。最初的解决方案是被称作“RME霹雳风暴之路”的机器人装置。但这一设想尚未付诸实施,这种对真实情况的深入了解就促使霹雳冲头导向装置(或称为T-MAG)的发明,并最终导致RME锐速升降平台的诞生。

RME的第100台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制造于2007年,客户是加拿大卑诗省直布罗陀铜钼矿。经直布罗陀矿场管理层批准,这台机械手被漆金色以纪念它在RME历史中的地位。

2007年,RME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锐速双体8轴磨机换衬板机械手。这台锐速双体8机械手的客户是位于智利阿塔卡玛沙漠的埃斯孔迪达铜矿。

2009年4月,RME位于澳大利亚图文巴市赫斯利路的新厂房落成。这一有特定用途的设施为RME提供了制造我们的磨机换衬板系统技术设备,和进行持续不断的产品研发必要的空间和资源。

为了支持RME不断扩大的磨机换衬板系统机群,RME在智利(2004年)、北美(2009年)、非洲(2013年)、加拿大(2013年)、联合王国(2016年)、巴拿马(2018年)和加纳(2019年)相继设立了区域服务中心。

RME于2010年制造了其第200台磨机换衬板机械手(一台锐速7),用户为必和必拓-比利顿公司位于西澳大利亚的坎巴洛达镍矿。

RME位于赫斯利路总部的办公部分于2010年1月份落成。

RME在其壮观的大厅中最引人注目的展品是1990年出售给MIM的公司制造的第一台磨机换衬板机械手。经过RME车间团队妙手回春的整修,这台锐速6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完全恢复了操作功能,为现在新家的黑色花岗岩装饰的接待区增添光彩。

2012年,特定用途的客户支持和培训中心落成,地点也在图文巴市赫斯利路。

2013年,RME举行仪式庆祝第300台磨机换衬板机械手制造完工。这台锐速7磨机换衬板机械手是为位于昆士兰州西北部的杜格尔德河矿制造的。

2017年6月RME在其位于澳大利亚图文巴市的总部独家举办了面向其全球客户代表团的世界首次技术阐释活动。这次称为THINK OUTSIDE THE CIRCLE(TOTC)(跳出圈子思考)的活动由RME的工程师、技术专家、技师支持,包括演示会和研习会,历时两天。

TOTC活动展示了INSIDEOUT(磨机内无人操作)技术、锐速安全产品和霹雳斯凯威系统,这是RME针对霹雳无后坐力冲击锤开发的半自动导向和悬吊系统。

RME的INSIDEOUT技术、霹雳斯凯威系统和锐速安全产品是锐速矿业设备公司多年专心研发在当前结出的硕果。这代表着RME磨机换衬板安全和效率技术阵容的重大扩展。

2018年5月,RME通过举办一次家庭气氛浓郁的活动来纪念第400台机械手的制造完成。这次活动不仅聚焦于这一发展里程碑,而且是对RME员工及其家庭对公司做出的宝贵贡献的认可。RME首席执行官保罗·埃维和北方之星资源有限公司(第400台机械手的拥有者)的代表及来自图文巴地区的特邀嘉宾一道主持了庆祝活动。

2018年9月,RME宣布买下了图文巴市拉塞尔(锐速)街2号。随着RME在全球雇用400人以上,这种扩展使RME回到了他们深深扎根的家乡。拉塞尔街是RME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工程技术和分享服务人员中的大多数都曾在拉塞尔街141到143号工作二十年以上(1989-1010年)。正是在这些年里,RME的社团文化得以形成并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我们搬回拉塞尔街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一次回归。拉塞尔街现在是大约50名RME雇员的家。

RME的激情和使命始终是尽可能缩短磨机换衬板时间和提高磨机换衬板团队的安全。在有效运用的情况下,RME磨机换衬板系统的技术设备可首先将以前更换大型磨机磨衬板的时间减少一半,然后再将这个时间减少到四分之一。

RME将一往无前,专注于确保我们过去、现在、未来每一个客户的RME磨机换衬板系统的潜在效率得到发挥。

我们对业界的承诺是显著而又合理地降低我们客户的运行成本。